首页游戏攻略 正文

欧洲经济缘何持续落后于美国?

  作者: 周子衡

欧洲经济缘何持续落后于美国?

  在过去几十年里,美国经济的增速大约是欧洲的两倍。世纪之初,欧洲经济总量压过美国。2008年金融危机之年,欧盟和美国的GDP规模相当,自此之后,它们的差距一直在扩大,欧元区经济总量仅增加6%,而同期美国累计增长82%。过去十数年,欧洲之外的世界其他地区经济一直在蓬勃发展,而欧洲经济却停滞不前。现在,以GDP计,美国经济规模比欧盟大8.6万亿美元;按人均GDP计算,美国经济已达欧盟的两倍有余。由于许多欧盟国家的人口正在萎缩,生育率普遍低于美国,其人均GDP落后美国的冲击力越来越大,欧美经济差距将持续扩大。

  当前,从统计数字上看,美国经济状况良好,失业率创历史新低,与通胀的斗争似已基本走上正轨。而欧洲的经济情势则十分严峻,欧陆经济强国德国似已处于衰退状态,通货膨胀率仍然居高不下,法国经济也令人惊讶地陷于困顿……

  有不同意见认为,美欧经济比较受到汇率因素影响巨大,甚或具有误导性。除了当前的汇率不宜作为衡量单位外,有意见还认为,应当充分认识到在社会保障以及工作与生活的协调平衡上欧洲的表现优于美国。虽在经济繁荣程度上看美国强于欧洲,但欧洲人生活压力小,也更放松,且几乎覆盖全欧洲的医疗保健系统也更胜美国一筹。不同意见的争辩总是会存在,且各有其道理。问题在于,如果欧洲未能摆脱长期经济停滞,那么情形将变得更糟,也令其所谓欧洲经济感受优于美国的论调变得苍白无力。

  尤其令人关注的是,伴随持续近两年的俄乌冲突,欧洲制造业雪上加霜,能源安全颇受冲击,能源政策千疮百孔,企业外移出欧洲成为一大趋势,传统产业优势正遭受强有力的国际竞争,甚或一些行业的前景格外暗淡,被迫转而求助于贸易保护政策。

  欧美经济持续落差如何解释

  欧洲是一个多元化的经济体系,既有具有高度竞争力、创新力,以及前沿生产力发达的西欧经济,也有快速成长、积极追赶的中东欧经济。过去20年里,新加入的中东欧成员国的经济增长迅猛,表现普遍好过西欧北欧。如波兰的经济表现优于德国,甚至可视之为欧洲内部版本的东升西降。发达的西欧经济几乎丧失了自我复制成功的能力,而中东欧某种程度上正在复刻西欧的经济成功,问题是,这种复刻中可视为更大经济体系内的协调与平衡,其并没有展现出独创性。因此,欧盟经济总体表现不尽如人意,甚或持续下滑。

  毋庸置疑,新世纪以降,欧洲生产力的增长主要来自于资本深化,也就是说每位工人的资本量占比提高了。然而,欧盟的全要素生产率(TFP)增长在20世纪90年代更强劲,这可以被视为经济技术和创新增长率的基准;从那时起,它一直在下降。同期,美国则在上升。随着时间的推移,美国生产率增长速度持续快于欧洲。相较生活方式而言,生产力水平对于经济增长与社会繁荣而言更具说服力,也更具决定性。

  欧洲生产力增长放缓似乎不是由经济的重大结构性变化推动的,例如服务业在欧洲总产出中长期占有更大份额,这一趋势保持稳定,对就业产生积极影响,导致生产力水平提高。欧洲生产力水平增长不足或下降,问题发生在各产业部门的内部。尤其醒目的是,在制造业方面,几乎所有不同规模的公司,乃至所有细分市场领域中,都事实上出现了生产率放缓的长期趋势。

  生产力的增长对持续的经济增长至关重要。它部分是由更高的研发、技术创新,以及投资增速所驱动的。总体来说,采用新技术、新产品和新业务的个人、公司,以及市场对经济增长趋势的贡献率更具决定性。

  2008年后的政策走向,

  令欧美经济出现大分流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欧洲各国政府前所未有的紧缩政策造成了总体投资率下降。当前,欧元区的公共投资水平(占GDP的百分比)低于任何其他发达经济体或经济集团。弱势群体在经济困难时期因所获政府支持减少而更趋困顿,紧缩政策更强力抑制了投资扩张。在美国,采用量化宽松政策应对金融海啸,虽有后遗症,但持续支撑了经济扩张,更令美国股市处于历史上前所未有的长期繁荣之中。相较而言,欧洲在私人支出下降时大幅减少公共支出,欧洲各国政府加快了总收入减少的速度,经济紧缩效果明显。

  自2008年以来,欧盟私人消费一直在下降,目前处于历史最低点,而美国私人消费正在增加,并处于历史新高。美国私人消费增加,表明家庭和个人拥有更多的可支配收入,并对自己的财务状况充满信心。债务持续扩张,令商品和服务的需求增加,推动了美国经济的增长。个人或家庭支出不足以及欧洲人口前景堪虞,令其消费普遍不足。相对来说,北美市场需求旺盛,从消费品巨头宝洁公司到奢侈品帝国LVMH等企业的北美销售份额全球占比越来越大。由此,欧洲企业并不看好欧洲市场,而寻求去满足更有韧性的国际市场需求。

  欧洲创新不足,全面拖累其经济增长

  1990年,欧洲生产了世界上44%的半导体,现在它只生产9%,美国生产12%,中国的生产量则超过15%。新能源电池、人工智能,以及强力推动经济增长与商业创新的数字技术先后都远离了欧洲,欧洲在政治上似乎更倾向于绿能,但是其绿色技术经济投资却令人失望,未能促进经济发展,这也使得欧洲的绿色主张更偏向于意识形态化,而非切实可行的经济路线。不久前,欧洲更在碳中和目标上令人尴尬地选择了退却甚或放弃。

  现实情况是,摊开来看,在新技术或尖端技术方面,美国优于欧洲——这些技术为经济开辟了一条新的道路。比如在计算和人工智能方面,美国比欧洲拥有更多的专利,令美国新经济更强于欧洲,其在研发投入上也更胜于欧洲。研究显示,在公司层面的研发支出上,以及由此带来的公司产出盈利能力上,美国将欧洲远远地甩在了后面,欧美技术创新差距无疑是巨大的,且将越来越大。

  麦肯锡的研究显示,2014~2019年,欧洲公司的增长速度平均比美国同行慢40%,在研发上的支出减少了40%。然而,在材料技术和清洁技术方面,欧洲具有传统上的强大竞争力并优于美国的技术类别,且欧盟在大多数技术类别中仍然领先于中国。但是,中国乃至其他亚洲发展中国家正在如此迅速地数字化及采用新技术创新,未来数年里或将欧洲远远抛在后面。

  欧洲企业与人口都在变老

  苹果、谷歌、亚马逊等科技巨头代表了美企的全球影响力,在塑造技术创新并影响全球消费者行为方面独占鳌头。其全球经济影响力使之能大量投资于研发,为人工智能、云计算和电子商务等领域的进步做出了贡献。全球企业等级的各类排名中,美国公司均占据主导地位,中国紧随其后。梅赛德斯-奔驰、宝马、西门子、菲亚特等欧洲企业的全球影响力都在下降,作为新世纪全球经济的重要参与者的欧洲技术企业巨头,越来越少。

  除了欧洲老牌企业的全球影响力看衰并持续老化外,欧洲的人口也正在变老。总体而言,欧洲的预期寿命全球最高,平均为80.3岁,美国为79岁,中国为77岁。欧洲人优先考虑的是休闲时间及工作保障,而非追求更高的收入,这导致经济和生产力增长放缓。

  企业与人口老化之外,欧洲严重地依赖外部市场,能源更依赖国际市场。欧洲对出口的严重依赖正在成为其一大弱点,出口约占欧元区GDP的50%,而美国占10%。乌俄冲突及红海航道危机加重了欧洲经济的脆弱性,全球通胀高企更沉重地打击了欧洲商品的国际竞争力。美国则能做到能源自给自足,并因其美元等特殊地位的作用而能够在国际贸易中取得优势。

  当然,相较于美国,欧洲也有其优势所在,诸如,在可持续性方面,欧洲的人均二氧化碳排放量比美国低2.4倍,单位二氧化碳排放量低于美国1.8倍。欧洲在平等、社会进步和生活满意度等包容性方面都处于国际领先地位。

  在可预计的未来,欧洲将持续保持乃至扩大在上述诸方面的优势。但是,在企业发展优先,改善企业、强化创新等方面,欧洲或仍将落后于美国,且薄弱环节乃至脆弱点仍将凸显甚或恶化。如何确保欧洲在商业和技术领域保持竞争力,克服薄弱环节,提振欧洲经济?挑战仍在,任务繁巨。

  (作者系浙江现代数字金融科技研究院理事长)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本站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